Se

爱唐尼 哈卷 开花 果果 吃各种CP 混欧美圈的人 为爱发电 会摸鱼码字 不定更新 欢迎勾搭( ͡°ᴥ ͡° ʋ)

【虫铁】Call Me By Your Name

「夜深了」但是纯爱故事只能有短小的自行车🚴‍♀️

预计下章完结


12

他们一路跌跌撞撞地上了楼,像喝醉了酒一样腿脚缠绕在一起。

衣服脱了一地,白色的衬衫,卡其色的短裤,皮带。

当Peter重重地推开门,把男人压在墙上的时候,他们身上都几乎浑身赤裸。轻微的喘息声塞满了整个空荡的房间,荷尔蒙好像随时都要爆炸,男孩儿却猛地停下,静静地看被自己困住的人——

因为亲吻而泛红的脸颊,因为情动而湿润的双眼。

他记得自己曾无数次吻在上面,柔软,美好,却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让他感觉到心满意足。因为他拥有了他的全部。


“快。”细若蚊吟的声音传来,男孩儿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怔怔地迷失在了那双在微光中明亮如琥珀的眼里。

Tony见他没有反应,便伸手按住他毛茸茸的后脑勺,闭上眼吻在他的鼻尖上,坏心眼地用牙轻轻咬了一下,然后再次吻上他的嘴唇。

Peter终于也闭上眼,安静地回吻他。

他猜他吃过薄荷糖。


男孩儿的手按上男人的后腰,缓缓地滑下去,暧昧地摩挲。

这次他不再阻拦,任其侵略,直到他们拥吻着落在柔软的床上,一丝不挂,肌肤相亲。身体的每一寸都要嵌进对方的身体,每一丝血液都要渗入对方的血液。

Peter抓住他的手腕将他摁在床上,垂下头,从他的额角到小腹,一路落下细碎的吻。每一个吻都虔诚至极,像朝拜的教徒,每一个动作都是出自内心深处的信仰。


他温柔地进入他,满足,又有一些胆怯。

这一刻,他真的,拥有了他的全部。再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棒了不是吗。


随着动作的愈发激烈,汗水顺着男孩儿的发梢滑落,滴落在男人发烫的脸上,好像绽放的泪滴。

而男人只是闭着眼承受,喉间发出破碎的呻吟。他脸上的表情在微弱的光下变得虚幻不清,让男孩儿无法猜透他内心的想法,只能一遍又一遍地亲吻,吻去他的汗水和生理泪水。

这时,窗外突如其来的闪电照亮了半个天空,惊雷响起,紧接着暴雨倾盆而下。

他们都听到了,却又当作没有听见。

屋里是另一个世界,如同午后初晴的海,碧蓝清澈,和煦的风甚至吹不出海浪,海平面之上是蓝紫色的晴空,偶尔飞过一只通体洁白的海鸟,发出悠长的鸣叫,向未知的彼方振翅离去。

他们就在这避风的港湾里,亲吻,做/爱,直到连惊心动魄的暴雨都走向终结。


“去罗马吗?”


雨停了,只剩下水滴从屋檐上滴滴答答地落下。风吹起窗帘,让从尚未散去的乌云间透过的,支离破碎的阳光洒落在他们身上暧昧交错的红痕上。

如果不是这句话,Peter会以为这将是永恒。平静。安详。


“嗯?”

“我说,去罗马吗?”男人翻了个身面对男孩儿,把胳膊枕在头下,找了个舒适的姿势。

“去…罗马?”男孩儿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为什么在此时提及此事。

“这个夏天就要过完了。”男人漫不经心地说道,避开了男孩儿突然紧张起来的目光。

“可是 …”你刚刚才接受了我的爱不是吗?

“你喜欢罗马吗?”他将手轻轻放在男孩儿脸上,抚摩着上面情事过后的粉红。

“我……”

“那很浪漫不是吗?一次没有计划过的异国旅行,作为这个夏天的完美结尾。”没等男孩儿反对什么,他就继续说下去,语气平和却不容拒绝,好像他早在一切发生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这个决定。

“……”男孩儿紧紧盯着他的眼睛,想从里面找出一些不一样的情绪——不舍,犹豫,挣扎——但他什么也看不到,好像此时那副见鬼的茶色墨镜阻隔了他的视线似的。

但他知道,他只是看不懂这个男人。

为什么在前一刻告诉他爱自己,却又突然提起分别。

他不懂。

有湿润的液体滑出眼眶,男孩儿哽咽着不想让自己哭的像个小孩,只能紧紧搂住男人温暖的身体,把泪水都流到他的颈窝里。他轻拍着男孩儿因哭泣而抽动的背,吻在他的额头。


一时间,只剩下压抑的哭声和男人轻轻的叹息。

窗外的风雨停息了,内心那片海上的风暴却才刚刚入境。



好看的男人   背后总会有些奇奇怪怪的表情包🐶

(图片表情包都来自网络啦 自己拼的 人数众多 打了一堆tag)

灵感来的太突然 一时有点刹不住车 先放着等摸完再放成品和沙雕原图哈哈哈哈哈哈

【虫铁】Call Me By Your Name

!!本章妮妮甜蜜告白!!

以及强行拉灯(?)09 10


11

“你真的,跟Peter在一起了吗?”

“我…我不知道。”


面对女孩儿的问题,“花花公子”Tony第一次觉得自己不再巧舌如簧,一时间笨拙地不知如何开口才好。


“Oh God I knew it!”女孩儿突然捂住脸大叫,一双绿色的眼睛里透出说不出是兴奋还是惊讶的色彩。

“You…you knew what?”Tony被女孩的反应弄的有些云里雾里,瞪大了他无辜的眼睛看向对方。

“我就知道!你们在一起了对吧?”Lena拉住了男人的手,咯咯地笑了起来,“你记得吗,那天你跟我聊得那么开心,Peter出现的时候,我本想再和你说上两句的,结果你却对我露出那种表情。”

“什么表情…”

“就是那种—my boyfriend is coming,so that is it(我男友来了,所以我们到此为止吧)—的表情!”女孩儿说着说着还特别夸张地做出了一个冷漠又嫌弃的表情。

“……你不觉得我们这样的关系…呃…让你难受(make you feel sick)吗?”

“不会啦。”看着男人脸上泛起的淡淡的绯红和那双棕色眼睛里闪烁的躲闪,女孩霎时间反应过来了什么,露出了一个有些心疼的表情,“哦,昨天你们不会是怕我告诉Peter的父母好拆散你们这对‘苦命鸳鸯’吧?不,不用担心啦!我谁也不会说的。”


Tony在心里小小地松了一口气,很快调整了面色,那种爽朗又自信的笑容很快回到了他的脸上。

“Peter在学校里一直是个有点儿孤僻的家伙。他长得不差,身材也不错,体育又很好,但总是有点儿害羞。他从不和女生说话,只有一个死党。我一直挺想帮帮他的,但是他好像并不愿意接受。但是你知道吗?遇到你,遇到你之后他变了挺多的。他开始喜欢往外面跑了,你知道的,不再只是缩在他的小窝里弹吉他了。而且他开始笑了,对所有人都是。不是那种客套的疏离的笑,而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容。”

“真…真的吗?”Tony有些不可置信。尽管他知道自己的陪伴让男孩儿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不再那么暴躁,变得更成熟稳重了,但他从未想过自己对Peter会有这样的影响。

“他真的很喜欢你。You make him happy.”Lena微笑着说道,每一个字都敲在男人心上,让他的胸口涌起一种甜蜜又苦涩的感觉。


他垂下了头,不只是放松还是泄气似的,把整个人的重量都放在了栏杆上,突然间陷入了更可怕的迷茫之中。Lena已悄悄离开他都没有发觉。

而片刻间,天上的乌云已经开始团聚,阴沉沉地,铺天盖地。仿佛一张巨大的网,将迷途的鸟儿笼罩在其中,失去了方向却也寻不得解脱。

要下雨了。

也许是暴风雨。


“Tony?”男孩儿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别站在外面啦!”当男人将目光转向他时,只看到那个男孩儿夸张地摇着细长的胳膊,指了指天上的乌云,“再不回来可要淋雨了!”

“……”Tony眨了眨眼,把自己从刚才的千万思绪中扯了回来,定了定神后向男孩儿露出了一个标准的微笑,“我就来。”


Peter轻轻搂着Tony的脖子亲了他一下,才发现他有些心不在焉的,不由地问道:“怎么了?刚刚遇到谁了吗?”

男人摇了摇头,握住了男孩儿的手捏了捏。

“是Lena吗?”Peter突然变了脸色,瞳孔骤缩,身子也不自禁地开始轻微颤抖,“她…她跟谁说了吗?她是不是告诉我的爸爸妈妈了!”

“Shhh—”Tony把他抱进怀里,柔声安慰他,“没有,她什么也没有说。不要担心。”

“那她…她跟你说什么了?”

“就是…关于你的一些事。”

“我?”男孩儿一下子挣开了他的怀抱,吃惊地问。

“对,你。”

Peter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被揪起来了。他和Lena虽然是同学和邻居,但关系并不亲近,他可吃不准这个似乎喜欢Tony的女孩儿会对他说自己什么“坏话”。

“放松好吗,Peter,我说过Lena是个好姑娘 。”男人哭笑不得地揉了揉男孩儿柔软的卷发,想把他浑身的紧张兮兮都抚顺,“她告诉我,我改变了你。好的那种改变。”


“!”


大概过了三四秒Peter才终于反应过来Tony说了什么,紧接着立刻想像只小刺猬一样把自己团成一个小刺球,好藏起脸上的羞红。

“改、改变什么!?”

“Hmmm…就是你更爱笑了,更开朗了。你有吗,kid?”

“我…我我我……”Peter一下子舌头都打了结,红通通的脸上似乎要冒出烟来,用细若蚊吟的声音嘟囔,“我有吧……”

听到他回答的男人笑了。

那种非常温暖的笑容 ,即使窗外已经阴云密布、大雨倾盆,依旧可以照亮整个世界。让Peter一时间忘记了呼吸。

男人的眼上好像飞着两只蝴蝶,随时都会振翅飞到自己心口。

“谢谢你,Peter.”他听到低沉悦耳的声音,仿佛咒语般让他无处可逃,只能为其沦陷 。


然而下一秒 ,他才真正地彻底溺毙其中。


“I love you,Peter.”


那三个单词像是窗外的大雨,重重敲击在他的心脏。一下、一下、又一下。让他忘记了话语,忘记了脸上的羞红,忘记了高兴,只是呆呆地望向了面前的男人,不可置信。


“What…you just said what?”他抓住了Tony的手,棕色的眼睛笑成了两弯月牙,只想激动地原地跳舞。

男人无奈又宠溺地摇了摇头,“我不会再说一遍了。”

“我听到了!你说你爱我 !”男孩儿紧紧把男人抱进怀里,紧到听得到彼此的心跳,好像怕一松手,他们的爱就会被大雨冲刷消失。

“Easy,kid,你是要把我勒死吗?我可是刚刚对你说了那三个字的,你得对我负责。”男人用手摸索着男孩儿的鬓角,肆意地笑着,眼里却是漫溢的深情。


「曾几何时轻狂,泪沾满袖。而现如今折柳,情深不寿。」

 

人生太短,能遇到挚爱又何其难,若是不抓住眼下,不知彼时孑然一身,又会如何悔不当初。纵是一个十七岁的年轻人也敢于表达自己内心炽热的爱,他又为什么要有所顾忌?只管说出来,让彼此心意相通才是他应该做的不是吗?

那样…不论结局如何,至少他们拥有过,爱过。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男孩儿在他耳边一遍遍不厌其烦地重复着,用舌舔吻湿润了他的耳尖,用虎牙轻轻咬着他的下巴,把他内心燃烧着的爱全部都传递过去。

“我知道,Peter,我知道。”Tony被他的舔吻弄得痒痒的,最终忍不住捏住了他的脸,凑上去吻住了他不安分的嘴。

Peter的眼睛湿漉漉的,像小鹿一样,紧张兮兮又可怜巴巴地望着Tony,好像在渴望着更多什么。

但男人心里太过清楚这无害的外表下,藏着的是一匹蓄势待发的、血气方刚的狼。只要自己的许可,下一秒他就会把自己按倒在地上,用他的獠牙刺探自己脖颈的脉搏。


那就…干脆顺其自然吧。

Tony听天由命地轻轻点了点头,闭上了微微跳动的眼。



(最后挠头思考如何在下一章开灯以及如何HE??


【虫铁】Call Me By Your Name

两更!!!

亲亲摸摸+小狼(?)虫+微虐预警

最后求不单机❤️支持我走向HE的康庄大道



09

这一晚,餐桌上除了餐具碰撞的声音之外,安静的简直令人窒息。Parker夫妇觉得房间里像是开了根本不存在的空调一样,降到冰点的气氛让Mary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不要说Tony了,就连还在青春期的大男孩儿此时都一句话不说,只顾着漫不经心地闷头吃饭,这简直太不符合逻辑了。

“Peter,今天过得怎么样?”Richard在自己爱人瞪了自己好几眼后,终于无可奈何地开口打破了沉默。

“......”男孩儿闻声有些迟钝地抬起头,眼里的颜色飘忽不定,想要开口但又像是突然回想起了一些什么似的,挣扎着又低下了头。

“我们去游泳了,Mr.Parker. 今天天气很棒,水也很清凉,我们玩的不错。”一个仿佛救音般的声音从Peter身边传来,男人微笑着,真假参半的话脸不红,心不跳地从他口中跳出,听不出一丝心虚。

“哦,那挺好的。”Richard在Mary收回了刀子般的视线后悄悄松了口气,随即满意地点了点头,又追问了一些细节。

话题被打开,很快餐桌上的气氛又热闹起来,从白天的活动逐渐转移到了学术研究上。


Peter瞬间觉得自己又被孤立了起来,就像不久前的某天,也是在餐桌上,他的父母和Tony高谈阔论——关于那些前沿的科技,他听不懂的学术问题——而他只能一言不发地坐在边上,就像个孩子那样。

这让他难过。让他无可适从,想要逃走。


但这次,一句话的突然出现,扭转了乾坤。


“我听说——Peter在学校里参加了物理社团?”


“…是…是的吧?Peter,是这样对吗?”向来出差在外的Richard被Tony突如其来的问题惊到,有些无措地把视线投向男孩儿。


“……啊?哦…是的。”男孩儿显然还没从刚刚的失落中走出,过了好几秒才惊觉话题被神不知鬼不觉拉到自己身上。


“我在New York也听说了Peter高中的社团,去年获得了全国竞赛物理竞赛的一等奖。Mr.Parker,您有一个非常优秀的儿子,我相信他未来会和您一样优秀。”男人再次笑起来,微微弯起的眼角染上了层层暖光,让Peter忍不住将目光转向他,却为其中的真诚而失了神。


“谢谢你的吉言。Peter是个好孩子,他以后只会超越我。”Richard很开心听到Tony对自己儿子的认可,同时也因为自己真的太少关心他而感到有些隐隐自责。


饭后,Richard叫住准备离开餐厅的Peter。

“My son…这么多年,我和你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我也很难尽到…作为一个父亲应尽的职责。但是Peter,你要知道,我永远以你为傲。”父亲笑着拍了拍男孩儿,又用手捏了捏男孩儿已经愈发宽阔的肩膀。

“……”Peter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只感觉一股热意涌上了自己的眼眶,酸酸胀胀的感觉让他几乎要流下泪来。但他很固执地压下了那股冲动,用微微颤抖的声音向他父亲说道:“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还有,Tony是个很不错的人。虽然你们可能只会相处这么一个夏天的时间,但你要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时光。他有很多值得你学习的地方。”Richard一边说一边有些意味深长地看了男孩儿一眼。

Peter 猛然间有种自己的秘密要被发现的错觉,心跳骤然加快,砰砰不止。但他很快握住自己微微颤抖的手,强制自己冷静下来,“好的,爸爸。我会的。”


他不确定父亲是否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

有时候大人的第六感也准确的让人发指。



“Peter.”


他在布满星辰的夜空下找到了男人。


淡如水色的月光照亮了那双眼睛,里面倒映着无尽的宇宙,星光在其中流转,凝聚着宝石般璀璨的光芒。


他手里夹着一根烟。


烟雾遮挡住男孩儿的视线,让他看不清男人的表情,仿佛一切又回到了最初那一天——男人风尘仆仆地到来,鼻梁上架着一副茶色的墨镜,男孩儿看不清他眼睛的颜色,也无从知道他心中的想法。


“谢谢你。”他轻声开口,生怕惊扰了这一庭的夜色。


“是你应得的。”男人说罢重重吸了一口烟,然后缓缓吐出一串薄薄的烟雾,他的目光追着那烟雾,却又像是穿过其中,望向了什么未知的远方。

“我想我…”

“不必再说了。我知道。”

“不,不是。”男孩儿不再看他,而是顺着他的视线也去寻找黑暗中未知的远方,“我是想说,我会去找你的。In New York.”

“?”Tony的神色终于变了一变,他看向一脸坦然的男孩儿。

“我不希望只是一个夏天。”

“……”

“你值得的。”男孩儿笑了,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他的话语里是前所未有的坚定,棕色的眼里闪动着星星,让男人呼吸一滞。


不知道为什么,Tony前所未有地想去吻吻这个男孩儿,或是把他抱进自己怀里。但他什么也没做,却突然莫名其妙地开口:

“我的父亲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从未奢望过,能够有一天,他会站在我面前,跟我说‘你是我的骄傲’。不论是他活着的时候还是…但我想,没有哪一个孩子会不想要父亲的认可。我不可能拥有,所以我把它给你了。”


Peter有些诧异地回过头,看见他脸上的笑容温柔的不切实际,甜蜜又苦涩的感觉再次涌上他的喉头。这一次他再没能忍住,用力抱住了Tony,把脸埋进他的颈窝,温热的泪水无声地流下,顺着他的脖子滑进衣服里,直到冰冷,消失。

这一次Tony很温柔地回抱,用手轻拍抽噎着的男孩儿的背,在他耳边轻声安抚着,直到他冷静下来。


“I love you,I love you. I love you,Tony.”


“……” I love you,too.


不知多久之后Tony松开了男孩儿。久到他的烟已经熄灭。

他皱了皱眉,想去口袋里摸出另一支,却什么也没找到。

Peter静静看着焦躁地揉乱自己头发的男人,沉吟片刻,突然凑上去在他脸颊上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Tony的思绪还停留在找不到烟的失落暴躁中,等Peter走远了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他微微瞪大眼睛,手抚上刚刚被男孩儿亲吻的地方,随即又无奈地笑了。

安静的庭院里,男人的心绪被一颗年轻的心不经意地拨乱。


他知道自己被这个小子缠上了。

而自己,也并不想摆脱他。



10

接下来的十几天里男孩儿一直有意识无意识地粘在男人身边。

天气晴朗的日子里他们一起骑自行车到镇上去买冰镇汽水。

如果中途下起了暴雨他们就一边骂一边笑跑到废弃的木屋里,把自行车随手扔在马路边,脱下湿透的上衣拧出一地的水。

他们的胳膊不经意间摩擦到,也不知道是谁先伸手拉住对方,然后两具身体便紧紧贴在一起。


冰冷的,火热的,碰撞在一起。

他们不受控制地接吻。

雨水滑进他们的眼里,嘴里,他们没人在乎。

好像只有呼吸着对方的呼吸,亲吻着对方的亲吻,才能让他们继续生存下去。


当他们因为接吻而气喘吁吁的时候,Tony喜欢抚摸男孩儿的头发,打着卷儿的,湿漉漉的。他的手会渐渐下滑,落在男孩儿的眉骨上,细细抚摩,然后是挺拔的鼻梁,柔软的嘴唇,尖削的下巴。

这时Peter会抓住那只手,放在自己的唇边,轻柔而虔诚地吻着。

嘴唇触碰敏感的指尖时,Tony会微微颤抖。水珠随之从他的眼睫上落下,好像他在哭泣一样。男孩儿会拉过他把他带进自己的怀里,好像他是个脆弱的孩子。


偶尔他们会互相爱抚。


假如Parker夫妇都不在家,Peter会把Tony拉进他的屋里。他跟男人从门口开始接吻,不忘伸出腿踢上门。两人一路跌跌撞撞地到床边,一起重重倒在柔软的被子上,发出舒服的叹息。

他的手滑进Tony那件宽松的衬衣里,细细地,一寸寸地抚摩他突出的脊椎,一直延伸到宽松的裤子里。

“Hey,Kiddo,谁教坏你的?”男人的声音因为情欲而沙哑,但他仅存的理智让他及时抓住了那只煽风点火的手,翻身压在男孩儿上面。

“我无师自通。”男孩儿白净的脸上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他伸出手勾住男人的脖子将他拉到自己脸上,然后重重地吻上去。

Tony温驯地张开嘴和他接吻,不知道这个小鬼的吻技是拜自己所赐还是他私底下看了些不该看的东西。但他没心情再多想,只是在黑暗中感受男孩儿的吻慢慢从嘴唇滑到自己的颈窝,突突的脉搏在那两片薄薄的嘴唇下,愈发强烈起来。

男孩儿就像刚成年的狼,虽带着些幼年时的天真很谨慎,但骨子里那股想要征服和压倒的欲望已同血液滚滚发烫。

“轻点…”再次被男孩儿压到身下后,男人轻喘着,脸上的红在月光下若隐若现。

Peter轻咬着他的喉结,手滑过他的腰线,握住他紧紧抓着床单的手,然后扣到自己腰上。他想,他们可以近一些,再近一些,仿佛这样就没什么能分开他们了。


一切都点到为止,不会有什么发生。即使Peter想,Tony也不会允许。


和男孩儿在夜里偶尔在不为人知的地方亲昵已经是他的底线,他心中始终有一根弦绷着不让他越界,一点点也不可以。


对此年轻人虽然总是不满地嘟囔,黏黏糊糊不想和身边的人分开。但每当Tony有些紧张地拽住他想要更进一步的手时,他还是乖乖地停下,继续回到之前那些耳鬓厮磨上。


“你愿意,再弹一次那首曲子吗?”


某个午后,Tony刚刚从Richard的研究所回来。


那时Peter正躺在草地上乱翻着琴谱,闻声抬起了头,看见男人脸上有层薄汗,小麦色的皮肤被热气蒸出淡淡的红晕。

比起弹琴,他更想跳起来抱住男人好好吻吻他性感的嘴唇。但是他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抱起吉他开始拨动琴弦。


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s my love and I did meet;


曾几何时邂逅,柳园通幽,


She passed the salley gardens with little snow-white feet.


曾几何时走过,玉足白透。


She bid me take love easy, as the leaves grow on the tree;


曾几何时说爱,如叶新抽,


But I, being young and foolish, with her did not agree.


曾几何时年幼,不予轻苟。


In a field by the river my love and I did stand,


曾几何时驻留,河边野后,


And on my leaning shoulder she laid her snow-white hand.


曾几何时轻搂,纤纤玉手。


She bid me take life easy, as the grass grows on the weirs;


曾几何时嘱咐,水旁草油,


But I was young and foolish, and now am full of tears.


曾几何时轻狂,泪沾满袖。


而现如今折柳,情深不寿。

情深不寿。


他轻声哼唱,悠扬的琴声像是夏日里虚无缥缈的气泡,在阳光下乍现七彩光芒后便转瞬即逝。

和煦的微风吹起那件白色波浪的衬衣,大敞着的领口露出男人已经被晒成小麦色的皮肤。

一瞬间他们又像是回到了那一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带着茶色墨镜的男人和弹着吉他的男孩儿,他们像画一样静止在琥珀色的阳光之下,沐浴在微风中。

一切都停滞不动,除了偶尔被撩起的几缕发丝和男孩儿在琴弦上滑动的手,还有两颗跳动在同一频率上的心。

砰砰地,有力地跳动着。

Tony像是沉醉在他的曲中,闭上眼,浓密的眼睫颤动着,在脸上落下一片小小的阴影。Peter心里再次出现了那种痒痒的感觉,像是被男人用手抚摸,像是他们的脸贴在一起,男人脸上细小的绒毛蹭过。

一曲终了,他无声无息地站起,摘下男人的墨镜,吻在了他的眼睛上,吻过他颤抖的眼睫毛,像蝉翼般脆弱的,美丽的眼睫毛。


“你们——”


一个带着惊恐和不可置信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来,Tony几乎是触电般地推开了Peter,但这次他们晚了一步。

两人同时侧目,看到了一个女孩儿站在不远处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们。

是Lena,那个曾经和Tony调笑的邻家女孩儿。

Peter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也许她是被琴声吸引而来,只是想看看是谁在弹响这美丽又哀伤的旋律,却不想撞见了一些本不该被发现的……

“Lena…你听我解释!”男孩儿脸涨得通红,犹豫着是否要跑上前去,跟上羞红了脸转身欲跑的女孩儿。

Tony却拉住了他 ,轻轻摇了摇头。

“她…她看到了……”Peter脸上的红已经变成了苍白,他眼睁睁看着撞破了秘密的女孩跑出了花园,又无措地看向男人。

“…Lena,她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Tony沉吟片刻后开口,轻轻揉了揉男孩儿有些僵硬的肩膀,安慰着他,“我相信她不会说出去的。”

“可是…”

“没关系的,放心吧。”男人露出一个抚慰性的笑容,好让他彻底放心。但其实他自己也没有底。

和一个十七岁的男孩儿亲热,不管怎么样——逼迫也好,两情相悦也好 ,错的都在自己。如果真的被Peter的父母发现,无论他们觉得他是让他们孩子堕落的恶人,还是恋/童/癖什么的,都有足够的理由把自己从这里赶出去并且让他永远不能接近他们的孩子。


如果真的发展成那样就太糟糕了,但他也无力去改变。

他甚至没有立场去请求原谅。


如果当时他没有让男孩儿为自己弹吉他,没有和他在每个清晨一起跑步,没有在水里和他暧昧,没有借邻家女孩儿来刺激他,没有在餐桌上为他说话 ……那么这个男孩儿也许依旧会是有点儿讨厌他的样子,跟他不冷不热 ,共处一室却像陌生人 ,甚至是仇人一样冷眼相对。


那样就不会有这些麻烦了。

那样一切就会很简单了。

可是已经回不了头了。

他悲哀地发现,自己不正面回应男孩儿的爱,不是因为只有十七岁的男孩儿不够成熟,不懂什么是爱,而是自己——他在胆怯,在害怕承认爱之后随之而来的责任和困难。


他才是那个不成熟又胆怯的孩子。



写在后面: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 其实是我很久以前学的古典吉他曲 曾经只觉得是一首很美很温柔的歌 但现在认真回味词曲 才发现有种淡淡的哀伤 

跟现在虫铁的关系莫名的契合 

两个人相遇相识 却奈何总有对未知的恐惧和各种道德意义上的束缚 让他们始终无法好好相爱


夏天已经过了大半 差不多再过两章这个故事应该也会走到尽头了


不管看的人有多少 我挺喜欢这个故事 写的也还是很开心的

最后争取努力填满坑(*ꈍ꒙ꈍ*)

在沙漠里抓住最后一点信号!发车!!

这个滤镜像要搞事情hh

(ps.打滚儿球❤球评论(๑˃̥̩̥̥̥̥̆ಐ˂̩̩̥̥̩̥̆৭)

上...上车?


(好像双黑化了的亚子...❤多明天继续开车车???

嘤 自虐

(摸完了自己莫名想出的梗 假如妮是那一半消失人口中的一个人 Cap要怎么舍得他走…

我又吃盾铁惹!!